【叶蓝】代号1209(7)

##哨向设定

##谁说包办婚姻没有幸福

##po主没文化,专业知识别当真

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》

第七章:

     蓝河站在门口,求助地看向自己的哨兵。

     他的眼神里带着下意识的依赖与信任,让叶修受用地眯了眯眼。

   “进去啊,就是检查个身体,沐橙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     蓝河低头看着脚尖,一张脸红了大半,半晌才嗫嚅道:“....有印子....”

     叶修不明所以地向前凑了凑,“啊?”

     苍天可见,他说这句话真的只是为了弄清楚向导这句没头没尾的话是什么意思,绝对没有半分戏弄在里面。可下一秒,精神世界就被狠狠撞了一下,叶修立马捂住发懵的头,错愕地看着蓝河。

      向导被气得不轻的样子,偏偏又红着一张脸不肯说话,只愤愤地瞪着叶修。

      叶修没法,只能举着双手投降,“诶,小蓝,你别生气啊,我是真的没弄明白你什么意思,啊?”

      哨兵敏感地感受到了向导的情绪波动,气愤,还似乎带着点害羞,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他讨好地伸出精神末梢,轻轻触了触蓝河紧闭的精神世界,连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君莫笑也实相地蹭了蹭蓝河的小腿。

      几下一闹,饶是再气,也是消了一半的火。蓝河没好气的甩开哨兵示好的精神末梢,弯腰抱起雪狐,一下把脸埋进毛茸茸的脖颈,闷闷地出声:“你那天...就是那个的时候...留印子了,还没消掉...”

      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,仿佛多么难以启齿似的,多亏了哨兵五感敏锐,才让叶修搞清楚意思。他忍了半天,还是笑出了声。腰上被人狠狠被人一掐,蓝河抬头瞪了他一眼,“笑屁啊?”

      乐归乐,眼前被惹毛了的向导还是要哄的。叶修伸手捋了捋蓝河蹭乱的头发,又顺手捏了下脸颊

    “今天就做个脑内电波检测,不要你脱衣服。没问题的话,就能接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末了,他坏心眼地凑上去冲人耳朵吹了口热气,“再说,你乐意脱,我还不乐意让她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那场缠绵的情事让哨兵摸清了身下人所有的敏感点。蓝河一个哆嗦,浑身泛上一阵异样的酥麻感。哨兵早已从善如流地直起身子,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他这副样子实在让人恨得牙痒痒。蓝河僵着身子不知道怎么应付,最后干脆一转身躲进医务室,留着叶修一个人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哨兵好心情地吹了个口哨,对着君莫笑那张愈发圆滚的狐脸一阵狠捏

     “走,看看任务去,给小蓝开开荤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“好了,应该没问题了,叶修动作很快啊。”苏沐橙拿掉蓝河头上的检测仪,戏谑地朝他眨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蓝河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。他脸皮子向来薄,别人随便两句话就红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苏沐橙也不再逗他,只转身去看打印机里的检查报告。一时,整个医务室只听见打印机嗡嗡运作的声音。蓝河不知道说些什么,只能坐在床上两眼放空。

       军区的医务室说大不大,但也绝不算小。医疗设施排的整整齐齐,整个房间也干干净净的。蓝河轻轻站起身子,随意地转悠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向里是一间休息室,有张简易的小床和一个茶几,苏沐橙的衣服挂在一旁的衣架上。毕竟是女生休息的地方,蓝河不好多看,正准备转身离开,突然看见眼前的茶几上摆着一个相框。

       他一时好奇,伸手拿了起来。看背景,应当是在海边。照片上苏沐橙笑得一脸灿烂,挽着身边的人。而那人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,叶修。只是按理,这旁边应该还有一个人的。叶修伸出的那只手,像是环在一个人的腰上。照片却在这儿被剪开了,仿佛为了掩盖什么不愿回想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“蓝河?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河吓得一惊,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,慌着解释道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看你东西的,只是有点儿好奇......”

      “没关系啊。”苏沐橙笑着道。她伸手扶正了蓝河没摆正的相框,坐在了床上,又示意蓝河也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实在不像是介意的样子,只是神色间多少有了些黯然。蓝河纵是再好奇,也不好去问些什么,只是默默盯着照片看。

      “你想问...叶修旁边的是谁吧?”苏沐橙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河下意识点点头,但立马意识到什么似的摇头:“不...不...我的意思是...啊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慌乱的样子逗得苏沐橙噗嗤一声笑出了声。苏沐橙捋了捋耳后的碎发,温柔地开口:“没关系啊,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顿了顿,继续道:“那个人,是叶修的向导......以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蓝河第二次听到叶修以前的向导这个词了,他安静地看着苏沐橙,并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  “这是他俩第一次完成任务时拍的,在夏威夷那边。这还是当时一个在海边写生的画家帮忙拍的。我记得他当时看着他们俩笑,说,I never knew two people better suited to each other.叶修立马笑着回他,他那个向导脸皮薄,当时就闹了个大红脸,但也还是笑着谢谢了那个画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停了下来,仿佛故事到这儿就结束了。蓝河觉得胸口塞塞的,说不上来的感受,像是掺了玻璃渣的蜜,甜的齁人,疼的彻骨。

       “后来啊,出了点意外。一次任务时,那个向导受了重伤,记忆受损,成了一个普通人。叶修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走出来。而这些东西,我又舍不得扔,又不能再这么留着。干脆就剪开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以前的向导......是个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 苏沐橙转过头来,她的目光还是那样温柔,却又似乎带着些别的东西,让蓝河不由自主地放缓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“他啊,是个很温柔的人,心眼很好,天天忙里忙外的,还有点儿细密多思。虽然不喜欢惹麻烦,但其实是个很倔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蓝河不知道说些什么,或者说,以他现在和叶修的关系,好像说什么都很尴尬。他只能盯着眼前的照片,试图忽略心头闷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一不小心就说多了啊。耽误了你不少时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儿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的表情实在太勉强,看得苏沐橙忍不住轻笑出声

        “蓝河,我告诉你这些,是因为你是叶修现在的向导,你有权知道他的过去。但过去就是过去,你懂吗?叶修这个人,你看着好像什么事儿都不上心似的,其实专情的很。我明白,你或许一直过不去心里那个槛儿,但不管怎样,给他个机会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像是三月暖阳的风,苏沐橙的话立刻打消了心头那些不知名的情愫。蓝河忍不住唾弃自己的自作多情,却不可抑制地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看向苏沐橙,“啊,我明白的。”

评论(11)
热度(125)

© 如何完美地吃掉一颗橙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